平心学习
平心教育
平心学校
平心
疫情1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优秀作文 > 优秀作文 >
最熟悉的陌生人
周六,天色朦胧,妻子接了电话就火急火燎出了门!不久,妹夫打来电话,说岳父已经走了,让三姐不要着急,开车慢些。妻子紧赶慢赶也没能见到老父亲最后一面!匆忙的脚步赶不上要走的人!
   我和儿子随后驱车前往吊唁,路上十二岁的儿子幼稚的问我“妈妈没见爷爷最后一面是啥意思?”我说:“舅爷爷临终会交代存折在哪,密码是多少”,调侃的口吻无法舒缓我复杂的心情,泪水噙满眼眶,只等抵达后一通宣泄。
车子抵达,只见岳父家门口已经停放了一辆拉着冰棺的小货车,然门口的亲戚们手里捏着包子,嘴角流着红油,谈笑风声,没有悲痛之意,大姐夫见我到来便一个劲招呼我和儿子“吃包子,吃包子”。
踏入大门,岳父“安然入睡”在一张硬板单人床上,张着嘴,好像身后事没有交代完似的!干枯的脸庞皮肤包裹着高突的颧骨,看不到肌肉!深陷的眼睛紧闭着,睡的安详。妻子和四个姐妹或坐或跪围在岳父周围,亦没有哭声,只有沮丧的脸庞。我意识到,这是喜丧,是喜事,岳父不再忍受病魔的折磨!他去了没有病痛的极乐世界,是解脱。
岳父久病卧床,在人生的第八十三个岁月里驾鹤西去,结束了他老人家命运多舛且传奇的一生。
岳父姓李,是赵姓东郭村的“外来户”。
解放前,岳父的爷爷在高干渠的李家坡村家里“炸麻糖”,一日窑洞垮塌,爷爷薨了。老婆婆便改嫁到了王堡村。可怜岳父的父亲在李家坡村无人照料,被东郭村的舅舅收养。岳父的父亲聪明好学,与首任老丈人学的一手好木工,也带出了不少“好匠人”。六十年代,东郭村底下水位上涨,很多乡党家的房子被泡的要么倒塌,要么倾斜,岳父的父亲带领徒弟们冒着危险,日以继夜“垫房”,就是从这一事件后,郭村方圆风清气正,助人为乐,乐施好善的好人好事层出不穷。岳父的父亲“垫房”义举更是在当地传为佳话。后来,徒弟们在南城壕的南岸给师傅盖了三间二层楼房,至今还在居住着。也就在日本侵华的第三年,岳父在其舅爷家东郭村降生了。天妒英才,岳父的父亲五十有二便撒手人寰。众多的亲戚编织出一张我扯不清,理还乱的外戚网。
岳父有才,岳父没有继承爷爷“炸麻糖”的生意和父亲做“匠人”的手艺,毅然决然走上了民办教师之路。由于岳父是为数不多的高中生,若干年后岳父“民办转公办”,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老师。
岳父很老,提亲那年,印象里的岳父就是一位和蔼的老头,干干瘦瘦,烟瘾很大。每每吸烟的时候感觉嗓子里总含着一口浓痰,咳嗽起来更是没完没了,让我看着揪心,好像一不小心会把肺都会咳出来似的。
岳父很苦,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岳父喜得第一子,两岁时又“伤”于天花。后再得一子,然岳母又患病卧床三载。虽得以治愈,日子刚刚好起来又患心脏病离世。
岳父不老,大房下撑着的“二八大驴”和平房张贴的一张“古会谱”是岳父退休后的业余生活标配。“逛会”是我知道岳父唯一的爱好!
岳父孤独,一生虽育有一儿五女,但我与妻子谈对象时岳母已走了十几年!我的出现不但没有增加“半个儿”,反而“掐走”了岳父的“花心心”,不知岳父是等到了“乘龙快婿”,还是嫌娃多,怕妻子继续“吃粮”,在没有礼钱的情况下我顺利娶回了妻子。
妻子单亲,岳父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六个子女,妻子即不是老大,也不是老小,但妻子女承父业,继续走上了三尺讲台,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
岳父寡言,气质流露着“先生”固有的倔强与固执。与岳父的聊天犹如挤牙膏一般,有一句没一句的,导致我与岳父的对话掐指头都能数得清!
摄影半生,我竞没有岳父的照片与视频,只怪“分别心”作祟,使我惭愧不已!
初识妻子时,狭窄的东街批发部经常会出现我的身影,准岳父爱抽烟,喜喝茶,能喝酒,我们的交流全部在这其中了。岳父喝酒是喝,我喝酒是呡,岳父的酒杯是直口杯,我的酒杯是盅子,岳父喝的是寂寞,我喝的是买醉。直到有一天,妻子不让我再买烟,又不让拿酒,岳父就开始吃药了!
岳父家每年有两次大的聚会,一次是过年初六招待亲戚,一次就是天热时候岳父过寿。然而,与妻子结婚的前十年里,我事业刚刚起步,辛苦一年,全凭春节与家人团聚旅游,故十有八九没有参加过。岳父过寿,工作原因也缺席过半。但岳父从不责怪,只是淡淡一笑,说“忙事业要紧”!就这样,这个世上就多了一个不孝的女婿,亦多了一位孤独的老人。
女儿都大三了,我都不曾叫岳父一次“爸”!不是不愿意叫,只是大姐夫和二姐夫都叫岳父“伯”,顺其自然,我也就称呼岳父“伯”了,这一叫就是二十三年!今天想改口叫爸,已没有机会了!
岳父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!我们姑婿一场,当然再熟悉不过。我又与岳父陌生,我甚至不知岳父喜欢吃啥?喜欢喝啥?喜欢干啥?我们保持着最为传统的姑婿关系,不曾跨越,不曾尝试,相互的爱都深埋心底,暗暗传递!
爸,一路走好!
下辈子再做你的女婿,一个孝顺的好儿子,知你冷,懂你饥,与你去越野,只叫“爸”,不叫“伯”,让悔意不再有。

来源: www.lfdaneng.com

作者:欧博教育